免费快喵新版官网入口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白芷看了一眼,没接。

“别误会,这个能去腥。”

陆爵风手腕一翻,单手拢住白芷的手,用掌心里的薰衣草摩挲她的手指。

空气中弥散着淡淡的紫色香气,她思绪迷惑,下意识的缩回手,可是陆爵风的手指忽然更用力地抓住她。

“我自己来,谢谢的薰衣草。”

她低头,垂下睫毛,一缕散发遮住眼瞳里所有的慌乱。

陆爵风倚着墙壁,好整以暇地看她红透的耳根。

感觉到他放肆打量的目光,白芷把头埋得更低。

陆爵风垂着手腕,一个紫色花瓣顺着晶莹的水滴从他指尖滴落,,坠入洗手盆里。

一声轻笑从他喉咙里溢出,透着说不出的性感和愉快!

白芷感觉自己好像被漫天的薰衣草包围,快要无法呼吸,整个人僵在原地,不知所措。

清纯小萝莉居家室内可爱微笑卖萌唯美写真图集

“白芷快来厨房看看,这个鸡肉是不是熟了?”

听到芭芭拉的声音,白芷松了一口气,“我马上过去!”

白芷把手擦干,看了一眼靠墙站立的陆爵风,“我还是先扶到沙发上坐着。”

他非常不客气地把木板扔到一边,整个人靠在白芷身上。

“全身都压着我,还怎么走?”白芷瞪着他,一阵无语。

“翻脸不认人,忘了我刚才给薰衣草除味?”

陆爵风睨她一眼,仿佛她是个多么忘恩负义的人。

以前怎么就没发现,这男人倒打一耙的功夫这么厉害!

白芷把陆爵风送到沙发上坐着,赶紧跑到厨房去看火候。

这只野鸡有点老,干炖很难入味不说,还有可能把肉炖得很硬,可能烤老的牛板筋更硬。

她把鸡肉从锅里捞出来,剃掉一部分鸡胸肉和大腿肉,剩下的部分继续炖汤。

然后,她把刚剃下来的鸡肉改刀,切成小丁,又把几种青菜斜着切成薄片,放在锅里爆炒,然后加上盐,滴上一点柠檬汁,再加上几片微辣的香叶子,然后再放几个胡椒粒,最后放入鸡肉丁,爆炒半分钟。

然后关火,她把菜从锅里盛出来,几种青菜颜色翠绿,上面泛着油光,鸡肉丁微微焦黄,藏在青菜里,相得益彰。

芭芭拉站在旁边看白芷操作,一脸羡慕,“原来这些调料还能做出这么香的味道,我今天可能会忍不住吃荤菜。”

一阵香味从厨房里飘出来。

卡梅隆闻到之后,惊叹不已,“我早就听说z国人做菜很厉害,今天算是见识到了。”

陆爵风淡定地点头,嘴角却忍不住上扬,“待会您可以多吃一些。”

“青菜倒是可以尝尝,不过鸡肉就算了。”卡梅隆摆摆手,苍老面容中露出慈祥的微笑。

芭芭拉把青菜炒鸡丁摆上桌,白芷紧接着把炖好的鸡汤端出来。

陆爵风用叉子叉一块鸡肉吃了一口,然后又吃了一口青菜。

“怎么样?”白芷盛一碗汤放在他身边。

“肉太柴,只能凑活着果腹。”

“……”她想打人!

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基础条件,还在那挑刺。

不过她转念想到之前在江城吃的菜,对比之下,白芷觉得今天这些东西确实寒掺了些。

他伤成这样,如果在外面,肯定有顶级专家为他组团会诊,马东也会为他请顶尖营养师制定营养餐。

可是在这里,连调料也不全,这些东西确实凑合。

白芷看他一叉接一叉地朝着她炒的青菜鸡肉丁伸手,忽然灵光一现,“的手能抬起来了?”

陆爵风握着叉子的手一顿,黑亮的眸子淡定地扫过她,“时好时坏,这么一说,它也有可能抬不起来。”

“……”

白芷刚吃进去一口饭,差点被呛死。

她捂着嘴,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怒瞪他,时好时坏?

这话他也好意思说出口。要是被外人听到岂不是要笑死。

芭芭拉和卡梅隆在自己那边吃素食,和他们俩井水不犯河水,当然,陆爵风再怎么抖机灵他们也听不懂。

“怎么不吃?”说完,陆爵风叉两块鸡丁送到她嘴边。

“我不想吃,这段时间我也吃素,正好减肥。”她又往嘴里送一口青菜。

“还用减肥?”

陆爵风打量着她,视线从眼睛到脖子,再到胸前,定住,徘徊。

他这什么眼神?

白芷下意识地抬手挡住胸前,直接无视他。

吃过饭,白芷发现陆爵风这盘菜全部消灭,刚刚被他讽刺清汤寡水的鸡汤也少了一半。

她抬眸扫过陆爵风,他理所当然地说道:“好歹是费尽辛苦做的,我理应捧场。”

“……”

淡定,陆爵风现在有病!

她举得他坏的不仅是腿脚,脑子可能也砸坏了,她没必要和病人计较。

白芷扶着陆爵风回房间休息,他忽然说道:“出去之后,不必再拍戏。”

“不行,没拿到三大奖项影后,我不会退圈。再说我还年轻,免费快喵新版官网入口没有退休的理由。”

白芷面色不动声色,但是心脏却悬了起来。

好端端的,陆爵风为什么让她退圈,他又在打什么主意?

“不就是三个影后,只要想,我可以满足所有的愿望。”他压低声音,仿若春风吹过雨丝洗练过的竹叶林,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。

白芷眉心微拧,陆氏在娱乐圈举足轻重,陆爵风作为陆氏总裁,自然有呼风唤雨的能力。

她看陆爵风的神情不像是开玩笑,现在,只要她点头,三大影后唾手可得,只可惜……

“谢谢的好意,不过我想靠自己的努力。能拿奖是我的荣幸,得不到是我技不如人。”

陆爵风没再说一个字,可是周身的气场却冷了下来,他撑着床起身,不顾自己的伤腿就要下床。

“在做什么?”

“我也没必要接受的照顾。”

白芷愣了一下,陆爵风的反应,让她觉得好气又好笑。

“这是生气了?”

她拉住他的手臂,一脸好奇地看向他。

陆爵风冷眼扫过她,虽然依旧是那副冷酷模样,可是白芷没觉出丝毫威力,反倒戳笑点。

“行吧,我听的,以后依靠。满意了没,现在我请能不能别乱动?”

白芷轻声细语,杏眼微弯。

陆爵风觉得自己从她的目光中读出了——慈爱!

这女人把他当孩子?

陆爵风觉得自己对她太宽容,给点颜色,她就开始灿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