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llo看破解版下载

hello看破解版下载 ♂? ,,

出千!

当这位赌场负责人话一出口,整张赌桌上的玩家都惊诧的看向薛晨,神情各不相同,有惊讶,有好奇,还有疑惑。

更不乏幸灾乐祸的人,刚刚薛晨一把赢走了一百五十万,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,纵然能来这里玩的都有一定的身价,难免羡慕嫉妒,所以见薛晨被认定是出老千,都乐得见到薛晨倒霉。

高德伟先是一愣,旋即勃然大怒,站起身大声质问道:“说我兄弟出老千?胡说八道,们有什么证据……”

相对于高德伟的激动,薛晨就平静了许多,淡笑着拉扯了一下高德伟的袖子:“高哥,别激动,和他们慢慢谈就是。”

高德伟有些不爽的坐下来,鼻腔里哼了一声:“我们兄弟来们这里玩,为了几百万还出老千?真是笑话,最好调查清楚再来说。”

这些年来,黄本虎也见过各种各样的老千了,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,只是死死的盯着薛晨,眼中闪过一股凶光。

“我已经观察很长时间了,在不到两个小时里,大转盘三十六倍中了两次,百家乐第一把就押中了和,骰宝第一把押豹子也中,我想,这已经不能单纯是运气就能解释的通了。”

薛晨怂了一下肩膀:“可这就是运气,运气来了,当然是押什么都赢钱,不是吗?如果有证据证明我出千,那就请拿出来,至于出千应该受到什么惩罚,我都无话可说,如果没有证据,那请收回刚才的话。”

因为黄本虎和两名赌场安保的出现,这张赌桌的荷官也暂时停止了继续,其他的赌客都饶有兴趣的看着薛晨和黄本虎,在想事情究竟会是怎么样呢?

黄本虎眯了眯眼,他的确没有证据,否则有证据的话就不是这个态度了,而是直接带走!但他根据自己的经验,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绝对不是单纯的运气好,一定有问题。

紫色的浪漫美女

“朋友,已经赢了二百多万了,我想应该适可而止,人不要太贪婪,要懂得知足,就算就算哪怕在高明,也早晚会留下痕迹的。”

言下之意,现在赢的钱已经够多了,立刻带着这些钱离开,可以当做什么是都没有发生,如果再贪得无厌,想要从赌船上赢走更多的钱,那时事情就真的严重了!

过去,赌船也迎来了不少出千手段高明的赌客,堪称是真正的高手,不留下一点痕迹,但是,往往在得到类似的忠告后都会适时的收受。

常言说的好,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,既然已经被盯上了,一次两次出千不被发现,不代表十次二十次还会逍遥在外。

在过去的一年里,就有一位十分高明的老千,三天时间在赌船上赢走了八百多万,同样没有证据,黄本虎进行了警告,对方不但不收手,反而故意挑衅,继续在赌船上玩。

当到了第四天,在那人赢走了一千万筹码的时候,终于被发现了出千的手段,而那人的下场就是消失了,消失在了这茫茫的公海上,不会有人去追究,更不会有人知道曾有这么一个人消失在这个世界。

面对黄本虎脸上和话里隐含的警告,薛晨脸上依旧带着笑意:“多谢的忠告,也可以让开了,请不要打扰我。”

黄本虎眉头拧了一下,双眼中又恼火一闪而逝,沉沉的说到:“好,希望朋友能继续玩的开心。”

黄本虎见薛晨“不知悔改”,这分明是在挑衅自己,心中震怒,扭头对带来的两个保安使了一个眼神,三个人径直走开了。

等黄本虎刚一离开,高德伟不爽的叨咕了一句:“真没劲,没想到东方水仙号这么大的赌船这么小家子气,才输了二三百万就承受不了了?丫的,上次我在这玩儿输了快二百万,怎么不说那么多废话?”

看了一眼走开的黄本虎,薛晨就收回了目光,听到高德伟的念叨,失笑一声:“高哥,看起来上次运气不是怎么好啊。”

高德伟不好意思的哈哈笑了一声。

赌桌也再次回复了正常的秩序,其他赌客都或多或少的看薛晨几眼,其中一位看起来老成持重五十多岁的老先生还给了薛晨一句忠告。

“这个小朋友,我劝还是不要再玩了,正如那人说的一样,赢的的确够多了,如果真的被发现……猫腻,那事情就麻烦了,我听说被警告后依然不收手的,一旦被发现,事情就严重了,都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
“多谢忠告,不过我真的没出千,只是运气好而已。”薛晨笑着点头,客气回了一句。

“对,薛老弟,接着玩,不用理会他们,我就不信了,运气好赢了钱不可以?”高德伟很不爽的说到。

自己被当成出千,薛晨也感觉挺好笑的,他的确是在玩大转盘时动了点小手段,可是刚才的百家乐还有骰宝,他可都是实打实的运气好,没有一点的水分。也感觉挺晦气的,本来想着在玩两把就回去休息了,结果还闹出这么件事情来。

“高哥,再玩一把我就回去休息了,继续。”薛晨说到。

“没问题。”高德伟道。

这时,骰盅内的骰子已经经过了一阵高速旋转后停落了下来,荷官催促着每一位赌客进行下注。

“薛老弟,这一次押什么?我还跟押。”高德伟搓了下手。

“那我就随便押了。”薛晨也不打算玩了,就玩这最后一把,直接将一枚一万的筹码扔到了投注的格子里。

那枚一万的筹码在投注区里滚动了好几圈,最后落在了一个格子里。

其他赌客看到薛晨竟然这么下注,都愣了一下,而当看到薛晨的下注后,都笑了笑。

高德伟也无奈道:“薛老弟,还真是随意的,刚才下注押豹子,这把倒好,竟然直接围骰。”

押豹子是出现任意的三颗相同的骰子,而围骰则是押指定的一种豹子。

而薛晨刚才随意扔出了的筹码正好押在了六点上,也就是说,骰盅内的三颗骰子必须都是三个六点才会赢,概率不可谓不低。

同桌的一些玩家本来还想做薛晨的顺风车赢点钱,无论是出千也好,还是运气好,跟着薛晨下注赢点钱,可是看到围骰六点,都傻了眼,又缩回了准备跟薛晨押注的那只手,将筹码放在了其他的位置。

“得,最后再跟一把。”高德伟嘴巴动了动,他虽然感觉薛晨运气挺好,但这把押注他可不看好,概率太低了。

当然,概率低,赔率也高,高达一比一百五!

不知何时,黄本虎也出现在了不远处,目光如炬的盯着薛晨的每一个细小的动作,当看到薛晨押了围骰,眉头微皱。

开!

骰盅半圆形的黑色盖子弹了起来,露出了下面一层透明的塑料半圆形盖子,还有就是下面的三笠骰子。

六六六!

当看到三里骰子的点数,赌桌上的人一瞬间都傻了眼。

高德伟也张大了嘴巴,喃喃道:“真是见了鬼了,老弟,今天的运气要逆天啊。”

“真的中了?”薛晨也懵了一下,这样也行?

漂亮的女荷官欲言又止的看了薛晨一眼,十分不情愿的支付整整三百万的筹码给两人。

站在不远处的黄本虎见到这一幕,脸色一冷,快步的走了过去,对小脸上已经冒汗的荷官说到:“可以先去休息了,让我来。”

荷官看了一眼黄本虎,如获大赦,急忙离开了,她是真的害怕了,这么一会儿的时间,在她的这张桌上已经输出去了快五百万了,她的心里真有点承受不住。

薛晨正在整理筹码,打算去兑现,然后回去休息,看到黄本虎突然来了,多看了一眼,但是没有理会:“高哥,我回去了,玩。”

“嗯,好,去吧。”高德伟笑眯眯的摆了下手。

而黄本虎看到薛晨要走了,却会错了意,以为薛晨是看到他来掌管这张桌,出于心虚,害怕被他发现猫腻,所以才急着退场,想到这里,冷冷的扫了薛晨一眼,又扫了一眼薛晨赢走的筹码。

“怎么,既然运气这么好,为什么不继续玩下去了?不想再多赢一些筹码吗?”

正在整理筹码的薛晨抬头和黄本虎四目相对,见到对方眼中的冷意,他淡笑一声:“我不想玩了,也没有兴趣继续赢下去了。”

“没兴趣赢下去?但是可是已经赢了不少了!”黄本虎押抑着心中的怒气,他最接受不了在他的眼皮底子下,有人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赢走赌船的钱,这是对他的侮辱!

薛晨摆弄着手中的筹码,看着黄本虎,语气无所谓的说到:“是啊,我的确赢了不少,怎么?不可以?”

“哼,当然可以,既然想走,那就走吧,这一次算运气好,我劝最好永远不要再登上东方水仙号了,否则,下一次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!”黄本虎面沉如水,说到。

见到黄本虎一而再的用话含沙射影的刺他,薛晨开始没在意,可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,就算他是个好脾气心里有点腻歪,也会不爽,已经迈出去的腿又收了回来,重新坐回了赌桌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