荔枝网直播

荔枝网直播 作为朋友,曲奇也不能插手太多。

爱情这个东西

很迷的。

“打完了?”

洗完澡的宁之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,边问道。

他穿着宽松的白色浴袍,身材修长,皮肤白皙,腰带和领口依旧非常严实,良家妇男的让人郁闷。

曲奇目不转睛的盯着他道,“完了,今天咱们干什么?去哪里玩?”

今天可是她生日嗳。

没什么表示吗??

“去奇迹之石。”宁之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道,还顺带把她拎出了房门,表示自己要换衣服了,要避嫌。

曲奇郁闷的站在他房间门口,看着紧闭的房门。

想起他最后那个有些瘆人的笑容,忽然有不好的预感。

黑白气质

事实证明,女人的第六感贼t。

即使是很多年后,曲奇想起她十五岁的生日,依旧心有余悸……

————

奇迹之石位于沃特尔四大海峡之一的丹六海峡,海峡西南部有一座名叫苏库山的群山山脉,

在山顶上有一处闻名世界的自然景观——奇迹之石

这些大大小小的石头座落山顶之上,像颗楔子一样,楔在两扇峡湾的巨大岩壁之间,悬在半空,距离谷底大约1000米,构成了浑然天成的平衡岩结构,世所罕见。

最可怕的是,在苏库山脉的谷底,布满了人类或者异兽的尸骸,令人胆寒。

当天上午十点左右,宁之就带着曲奇来到了这个赋有“勇敢者”盛名的地方。

由于太多的人丧命在这里,所以苏库山早在二十年前就被政府封锁了。

因此,当宁之面不改色的敲碎摄像头,放倒看守的巡逻机器人,破坏掉周围的红外线探测系统后,带着她大摇大摆的进去后,

曲奇整个人都惊呆了。

“你确定待会不会有人来逮捕我们??”她抖着嗓子道。

这可是性质恶劣的,破坏国家公共财产的不文明行为。

“逮也逮不到你头上来,听话,快上去。”

作为一个积极向上的四好公民,曲奇忍着举报他的冲动,坐上摇摇欲坠的缆车。

宁之挑挑眉,“谁要你坐车了?”

曲奇“啊”了一声,“不坐车坐你头上飞过去吗?”

宁之抬了抬下巴,示意缆车上面不足成人手腕粗的缆绳,“上去。”

曲奇望了望,山崖下几千米的深渊,深不见底,瑟瑟的谷风从山谷下面吹上来,带着渗人的阴气,似乎有千万只无形的手,想把她拖进深渊巨口里。

她脸色变了又变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:

“我们回去吧,哪里约会不好,非要找——”

她话还没说完,宁之就提着她,踩着缆车顶,双脚稳稳的落在其中一根缆绳上。

曲奇吓得脸都白了,手脚并用的挂在他身上。

这可是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“极限挑战”,一不小心就粉身碎骨,尸骨无存。

她害怕极了,那是对于未知死亡深深的,本能的恐惧。

她实在想不明白,为什么宁之要带她来这里,为什么要这么吓唬她。

宁之看着挂在他身上的小姑娘,伸出一只手提她把额前的有些凌乱的发丝挽到耳后,柔声道:

“十五岁生日快乐,你若真的想跟我学些本事,第一件事就是克服恐惧,如果今天你做不到,我就会把安安的藏起来,你也该知道,那样你会失去很多东西。当然,你若是做到了,也要有从今天开始,以后的每一天都要和这种恐惧做斗争的心理准备。”

话音刚落,宁之就一把松开她,将她整个人推向悬空的缆绳。

曲奇睁大双眼,下意识的一把抓住复线缆绳的其中一条,双脚之下就是深不见底的山谷。

一瞬间,她只觉脑袋一片空白,动脉充血,腿软腰酸。

她的体术就开启了自我防御模式,连带着精神力也被调动起来,在周身形成了一个小型能量场。

这是战斗时的准备状态。